Category Archives: CN

博一夫欢心

·歪脖子树· 一,“东方红”音乐舞蹈史诗的诞生 1961年,罗瑞卿和刘亚楼访问朝鲜。朝鲜请贵客欣赏了一种崭新的文艺形式:音乐舞蹈史诗“三千里江山”。 中国客人被震撼了:巨大的舞台,人海似的演员,炫丽的灯光布景,高耸入云的金日成将军形象。 刘亚楼回国就给空政文工团布置任务,要搞自己的音乐舞蹈剧,泱泱大国,岂让区区小邦。 空政文工团调映了“三千里江山”的纪录片,先搞了个“光辉的历程”。罗瑞卿开始对演出规模不满意,说:“人家有3000人,你们才300人,我看你们别搞了!” 但是,周恩来、林彪、叶剑英、等元老勋臣观看之后,赞不绝口。朝鲜小老弟首创的这种朗诵、舞蹈、歌曲融合在一起的艺术形式,在中国开始大行其道。 适值柯庆施主政上海,他闻风佈雨。让上海搞了一个“在毛泽东旗帜下高歌猛进”的音乐舞蹈节目,阵容更大、舞台设计更有气势。1964年6月18日晚,陈毅副总理陪同一位非洲国家的元首观赏了大歌舞表演,外宾对大歌舞很有兴趣,陈毅便指示上海市委:“班子不要散,请总理来看一次。” 周恩来在陈毅陪同之下,亲自到上海观看红色演出。并随即作出决定: 综合“光辉历程”、“在毛泽东旗帜下高歌猛进”创作一部世纪大作,作为建国15周年的献礼。 这样,大型音乐舞蹈史诗的创作排演便提上了国务院的议事日程。 7月30日,周恩来在西花厅召集开会,总理亲自点将,拟定了一个由13人的领导小组名单和大歌舞指挥部名单。 总导演:周恩来 领导小组组长:周扬 副组长:梁必业、林默涵 组员:齐燕铭、张致祥、陈亚丁、周巍峙、许平、吕骥等 大歌舞指挥部: 主任:陈亚丁 副主任:周巍峙、许平 周恩来下令调动全国全军顶尖级演员、北京上海音乐艺术学院学生参加演出,总数多达3500人。“东方红”规模终于超过了“三千里江山”。 当时所有著名的诗人、词人如魏巍、徐怀中、阮章竞、 贺敬之、乔羽都应召作词,要求他们写出“史诗的水平”。十几位名作曲家安波、马可、吕骥、时乐濛、严克等,一齐呕心沥血琢磨红色旋律;顶尖的舞美设计专家反复比划架势,要塑造革命者大无畏的英雄形象…… “东方红”布景设置,采用了当时的“顶尖技术”——幻灯片。因为人民大会堂舞台堪称天下第一舞台,宽28米,高18米,幻灯离天幕距离又远,场景变化又要求迅速,最后总理批示从上海请来制灯专家蒋祖泉。将投影天幕分割成几十片,由几十台幻灯机分区放映,最后拼接出全景。 这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一度曾用过《灯塔颂》名字。最后还是周恩来拍板命名“东方红”。周恩来说:“ ‘东方红’这个名字既精炼又确切。” 周恩来是名副其实的总导演。从作品主题的确立到艺术表现手法和原则的把握,乃至许多细节的处理、道具的使用、服装颜色的选择等,无不亲自过问。 比如,在“东方的曙光”一场。周恩来指示要在党旗上打出毛泽东的头像,与马克思、列宁的头像并列,以突出毛泽东在中国以致世界的历史地位。 最初版本“星火燎原”一场中,没有提及陈独秀的问题。对此,周恩来指示朗诵词里加入了对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的批判。 在写到“遵义会议”时,起初编创人员认为难以表现,就用几句朗诵词一带而过。周恩来看后强调,一定要用专场来表现。后来在舞台上设置了遵义会议的场景,插入了《抬头望见北斗星》这首歌,以表现红军战士渴望毛泽东回到红军指挥岗位上来的迫切心情。 “八一南昌起义”是一个重大历史事件,编创人员设计了专场。但是周恩来坚决把这一场删掉。尽管编剧们据理力争,周恩来坚持不让。后来在朗诵词里只简单地提了一句“南昌起义打响了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而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却占据了整个舞台。这其中原委人们都明白:周恩来是南昌起义的主要领导人,而毛泽东在这个历史事件中缺席。周恩来要突出毛泽东的光辉,就刻意把自己的亮点掩盖起来。 周恩来还指示要多用少数民族的演员,以表达四海归一、普天同庆的和平景象。这样就有了胡松华雄浑的“赞歌”和才旦卓玛高亢的“毛主席的光辉”。蒙古人高举金杯发出“啊哈矣嗨……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的长调。藏族人从雪山上尖声呐喊,“祝您万寿无疆…….一脸疮疤若若”。 胡松华和才旦卓玛起了个篇末点题的作用:“东方红”音乐舞蹈史诗实际是一场共产党的堂会。它折腾了三个小时,是为了向堂主说一声:希望你活个没完没了! 10月2日,毛泽东和其他国家领导人地动山摇地观看首场演出。毛泽东当晚神情愉悦,活泼地和左右的幕僚下属交换眼神手势。一扫全国大饥荒给他带来的晦气,恢复了满面红光。 10月16日,是周恩来和剧组得到最高赏赐的日子。毛泽东、朱德等领导同志接见并宴请全体“东方红”人员。拍照时才旦卓玛被安排到紧靠中央首长的后面一排,在朱德、毛泽东中间。周恩来给毛泽东介绍说:“主席,她就是才旦卓玛,藏族歌手,领唱《毛主席祝您万寿无疆》的就是她。” 毛泽东握着才旦卓玛的手说:“好!好!””由于事先宣布了严格的接见纪律,谁也不能主动和主席握手。所以接见之后其他演员抢着和才旦卓玛握手,算是间接地和主席握了手。 才旦卓玛把古老的西藏活佛赐福仪式在人民大会堂发扬光大了。藏族民俗认为,活佛的手抚摸到哪一位牧民,哪一位牧民就有福了。才旦卓玛则发展了一步:谁摸到被活佛摸过的手,谁就有福了! 压轴戏还在后面。周恩来在接见后宣布,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了。因为人民日报还没发表消息,要求大家严格保密7个小时。大会堂内顿时沸腾起来,欢呼万岁之声不绝于耳,一个个为优先分享了党和国家最高秘密而陡然脑袋膨胀,油然而生自豪之情。 二,周恩来忠君误民 “东方红”在当时实行了五级审查制度:周总理一级,文艺界一级,彭真、陆定一一级,刘少奇一级,最终还有毛泽东一级。可以说“东方红”实际是毛泽东以本人的的腔调叙说自己的历史。 垄断社会舆论,灌输式地宣传自己的光荣伟大,大吹大擂自己的英明,掩盖执政错误,让民众盲目崇拜指定的神——这是所有的专制者的梦想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N | Leave a comment

重评华国锋,邱会作,邱会作

1.重评关键人物改写中共党史背后 2.专访:原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林彪部下邱会作儿子邱路光,邱会作说起江青就气 3.专访:解放军原总参谋长、林彪部下黄永胜之子黄正,还原黄永胜填历史空白 ※   ※   ※   ※   ※ 重评关键人物改写中共党史背后 江迅 今 年是中共建党九十周年、林彪座机坠毁蒙古的「九一三事件」四十周年,官方出版《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重评文革和大饥荒,提高 对原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原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历史评价,而林彪部下黄永胜的传记、邱会作的回忆录在香港出版。中共政治人物载沉载浮的盖棺定论改写中共党 史,也在苏联解体二十周年、中东茉莉花革命之际,为中国带来巨大启示。 正当北非和中东的「茉莉花」香飘神州之际,在中国大陆,对中共当 代史重要人物重新评价,凝聚成一大热点:原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原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原中共中央副主席林彪、原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原解放军空军司令吴 法宪、原解放军海军副司令李作鹏、原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当下,对他们重新评价的舆论,接连呈现亮点。所谓「百年观 史」,遵循「论从史出」。二零一一年,是中共建党九十周年,林彪座机坠毁蒙古的「九一三事件」四十周年,历史上意义重大的日子,在「茉莉花」香的气氛中, 显得更具敏感性。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是前苏联正式解体二十周年,八九年至九一年那场「苏东波」(苏联、东欧、波兰)非共的民主改 革运动,规模之大,声势之剧,对当时经历「六四事件」不久的中共而言,可谓惊心动魄。刚过去的二月二十日「茉莉花革命」,在中国十多个主要城市酝酿,虽未 成气候,却令中共如临大敌。当下,境内外势力再度涌动四月五日清明节的「百合花革命」,令敏感的二零一一年再添敏感氛围。反腐败、反独裁示威浪潮席卷北 非、中东,有舆论认为是「由普世价值推动的一场没有领袖的运动」,中国的「茉莉花革命」的主要口号是:启动政治改革,结束一党专政;新闻自由,开放报禁; 要公义,要公平。面对民间以权利意识为核心的新型反抗,中共正严防失控。 历史是凝固的现实。一月十一日,中共推出《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 卷(一九四九—一九七八)》,这是中共迎来九十岁的生日礼物,此书九十万字,上下两册,由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这部党史整整写了十六年,曾经主持和参与编 写的胡绳、龚育之、王年一、吴冷西、李琦、苏星、郭超人、桂世镛、彭明、穆青、薛暮桥、戴舟等先后去世。这部官方编纂的党史著作,历经数十轮次修改,报送 一百多位高官和专家学者审查和讨论,书稿至少四次送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审阅,前总书记江泽民曾听取汇报,作长篇批示。曾分管党史工作的胡锦涛、曾庆 红、习近平也对编纂和修改提出要求。有学者认为,《党史·二卷》颇具现实意义,对如何看待「茉莉花革命」会有所启示。书中对这二十九年的成败作了盘点,提 出十大启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基本国情出发而正确判断历史阶段,正确处理各种社会矛盾,发展民主政治等。 党史二卷删中共错误 曾 主管二卷编纂和修改的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张启华说,这二十九年,是一段曲折探索的历史,是正确与错误、成功与挫折错综交织的历史,不说清楚以前, 就说不清楚以后。她承认,最初书稿写中共所犯错误较多较细,中南海审查没有通过。为此,编纂主持机构「务虚」三周,统一思想,重修提纲,对一些重要事件重 点核查,对一些重要观点再三讨论。《党史·二卷》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但张启华说,「文化大革命」与「文革十年」是两个概念,那十年间发生的最大一件 事是「文革」,不过还干了其它的事,外交、科技、经济领域也取得成就。《党史·二卷》承认三年自然灾害死亡人数达一千多万,而非有人说的四千万、七千万。 书中诸多陈述,都引发学界、政界争议。 诸多学者对刚出版的《党史·二卷》纷纷提出质疑:「这不是党史,而是宗教史」,「自己写自己的历史 能『论从史出』」,「上来一拨人,就重修一遍党史,但修来修去,也没能修出一部经得起后代人检验的」,「历史的教训就是没有实现宪政。没有把权力关在笼子 里。没有实现真正的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人民』和『共和』。『人民』和『共和』只是中国人民文字上的奢侈品。因此,这样的《党史》不是『史』。而 是宣传品」。 张启华所说:「我们写这段历史一定要跟中央保持一致,一个是要跟《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保持一致,再一个就 是跟中央文件、中央领导人的讲话和精神保持一致。」对此,有学者说,「原来,写这段历史不必与民众的认识和感受保持一致,更不必与历史事实保持一致,只要 『跟中央文件、中央领导人的讲话和精神保持一致』。所以一定写不出真实的历史,从而也不会帮助共产党走出阴影」。也有学者说,「党史也是历史,其首要价值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