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屠龙年代》

苏晓康谈批判毛泽东原罪的新著 嵇伟 BBC中文网记者   更新时间 2013年7月17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55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分享 转寄朋友 打印文稿 《河殇》主笔苏晓康沉寂20年后推出“大骨架”力作《屠龙年代》。 中国最著名的大型政论电视片《河殇》的主笔、现居美国的苏晓康在沉寂了20年后,最近出版反思共产党中国近几十年历史的新书《屠龙年代——中原沦丧与“河殇”前传》。 有评论人士把《屠龙年代》称为是继《河殇》之后,对毛泽东原罪的最尖锐有力的批判,再一次对共产党中国的近代发展模式进行严厉的检视与批判。 相关内容 习近平访西柏坡赞毛泽东“两个务必” 六四敏感日 毛泽东纪念堂暂停对外开放 英媒:摆脱毛思想的紧箍咒与时共进 在接受BBC中文网的电话采访时,苏晓康首先解释了为什么用武侠语言“屠龙”作为新书的名字,他说,这是为了纪念思想解放的1980年代,直到今天,人们还没有给那个年代一个公正的评价。 1980年代是一个精彩的时代,因为它以短短几年的时间,质疑了新老两个传统:祖宗和毛泽东,这就是屠杀了两条龙:衰龙传统(祖宗)和人龙毛泽东。在思想史意义上,这两者一是“五四”精神的再现,一是“非毛化”的滥觞。 失语和中空感 作为1980年代中国最受欢迎的报告文学作家,苏晓康主笔的《河殇》被称为是1989年六四民运的思想前导,他自己则被中国最高当局通缉后流亡海外,在“沉寂”了20年后,现在重新开始了忧国忧民的“大骨架”写作。 按照苏晓康的说法,包括他在内的一大批追求思想解放的中国知识分子,在六四镇压时,连同中国的思想解放运动和学生运动一起,被血淋淋的断裂在1989年6月4日的北京木樨地。 所以许多当年很有成就的中国知识分子、作家和学者到了海外后,在流亡的环境中出现“失语”和“中空感”,无法再继续自己的事业。 苏晓康自己也是如此,再加上1993年的严重车祸,使他精神几近崩溃,但是在2003年重新找回了当年从中国出逃时丢失的一批关于当年创作的笔记本和采访本,让他重温“心史”,寻找到重新投入“大骨架”写作的感觉。 对历史的重新认识 虽然苏晓康在《河殇》播出后,成为中国著名的反传统主义的象征人物,但是在写这部《屠龙年代》时,在回顾共产党中国的60年历史后,他认为与60年间发生的空前惨烈的浩劫相比,中国的4千年传统历史显得相对温和。 他立论的依据有二,首先是1959年的大饥荒,不仅饿死了3600万人,这是杨继绳在《墓碑》一书中的统计数字,而且是在人吃人的情况下饿死的,可以称为史无前例。 其次是自1990年代开始中国政府采取的掠夺性经济发展模式,这种发展模式虽然使经济起飞,国库丰盈,但同时却由于以环境为代价的发展造成生态托架无力再支撑,致使中华民族的家园面临万劫不复的危险。 苏晓康认为,这两个中国当代史上的浩劫都源于毛泽东,所以他说,由此产生的所谓“毛泽东原罪”的问题,高悬于历史上空,诘问中国和人类。 万劫不复的危险 但是从中国国家发展的外表看,中国经济最近30年来飞速发展,对老百姓的生活带来很大好处,所以有些读者对苏晓康的新书《屠龙年代》有争执,认为立意偏颇。 苏晓康在记者提到这个问题时回答说,实际上认为中国因为环境所受的破坏等问题,使得“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时刻”的说法,最早是由中国的“毛派”提出的。 他指出,中国受到环境生态方面的浩劫,首先从事实来看,中国无论水、空气和土地的污染程度已经极其严重,当局现在的维稳防暴力量中,有很大一部分专门用在对付民众的环境抗争上。 再从观念上说,整个国际社会已经进入了环保时代,但中国仍然是个大工厂,加上倾倒损害环境废料的大垃圾场,这样发展下去,中国的生态环境将被破坏到不可挽救。 “毛泽东的原罪” 有书评说,《屠龙年代》是继《河殇》之后,对毛泽东原罪的最尖锐有力的批判。但在今天的中国,由于制度性腐败和两极分化越来越加剧,许多草根老百姓都在怀念毛泽东时代的官员相对清廉和社会相对平均化。 苏晓康把这种现象解释为是言论受到压制、思想被控制下的倒退现象,认为这并不能证明毛泽东时代和毛泽东留下的遗产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有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Azorian: The Raising of the K-129

Henry’s rating: 5 stars Average of 91,435 ratings: 3.9 stars Azorian: The Raising of the K-129 2010 NR102 minutesIn 1968, the Soviet sub K-129 disappeared in the North Pacific. While its home country considered it lost for good, the Unit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国家统计局不发布的数据

根据法学教授陈忠林的研究,从1999-2003年最高检察院与最高法院报告等相关数据可以推算出,中国普通民众犯罪率为1/400;国家机关人员犯罪率为1/200;司法机关人员犯罪率为1.5/100。 合理的房价与家庭年收入之比,世界银行的标准是5:1,联合国制定的标准是3:1,现实中,美国是3:1,日本是4:1,发达国家最高的是悉尼8.5:1,纽约7.9:1,伦敦6.9:1,首尔7.7:1,东京7.9:1,新加坡5:1,而中国20~30:1,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甚至达到40:1。 电力、电信、石油、金融、保险、水电气供应、烟草等国有行业的职工不足全国职工总数的8%,但工资和工资外收入总额却相当于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55%。 一向将称成功消灭了多少贫困人口列为政绩,称中国贫困人口只有4300万人。要分摊联合国经费时,中国说:如果按照世界银行人均每天消费低于1. 25美元的标准计算,中国的贫困人口总数超过2. 5亿,高居世界第二位。 1955年中国的人均收入是韩国的3.2倍,日本的1.1倍。但经过50多年“翻天覆地”的增长,2008年中国的人均收入是日本的3%,韩国7%。 奥巴马日前接受采访说:中国人均生活水平停留在美国1910年水准。 中国历代民、官的比例:西汉7945:1;东汉7464:1;唐朝2927:1;元朝2613:1;明朝2299:1;清朝911:1;现代67:1。1998年财政部部长助理刘长琨说:汉朝八千人养一个官员,唐朝三千人养一个官员,清朝一千人养一个官员,现在四十个人养一个公务员。 用于行政费用所占生产总值的比例: 中国:25.6% 印度:6.3% 美国:3.4% 日本:2.8% 用于教育,医疗的费用所占生产总值的比例: 中国:3.8% 印度:19.7% 美国:21.5% 日本:23.3% 政府收入增长了985倍,百姓收入只增长了19倍 知道现在我国有多少“裸官”吗?118万。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也就是平均每个省(直辖市)有3万多名“裸官”,如按全国2000多个市县算,每个市县也有50多人。 关于中美两国财政公共服务程度比较的资料。以2004年两国财政支出为例,我国用于行政公务支出的比例为37.6%,美国为12.5%;我国用于经济建设支出的比例为11.6%,美国为5.0%;我国用于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的支出总量为25%,美国为75%;用于其他支出的,我国和美国分别为25.8%和7.5%。 中国每年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320万: 单项统计: 1. 每年因自杀死亡者高达28.7万 2. 中国每年约有二十万人死于药物不良反应 3. 每年医疗事故死亡20万人(估算) 4. 中国每年死于尘肺病约5000人(估算) 5. 每年约有13万人死于结核病 6. 2005年全国共报告甲、乙类传染病3508114例,死亡13185人 7. 中国每年道路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 8. 全国每年因装修污染引起的死亡人数已达11.1万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中共之初

1921年7月1日在中共党成立之前,俄共远东局已派出一批特工人员潜入中国,在华活动一年多,取得丰硕成果,在中国一些地方建立起共产主义小组,并已于1920年8月建立了临时中共中央。列宁认为在中国正式成立共产党的条件已经成熟。于是由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派尼柯尔斯基、马林到中国组织成立中共。尼柯尔斯基对马林说:伊尔库茨克共产国际给他的指示是,中共的会议必须要有他参加。 尼柯尔斯基生于一八九八年,曾是赤塔商学院的一位学生,来华时仅二十三岁。就是这样一个小青年,操纵成立中国共产党。马林为荷兰人,生于一八八三年,来华时三十八岁。这两个人在上海曾与李达、李汉俊秘密商谈,後又到北京与李大钊、张国焘等人秘密会谈。 据包惠僧说,在广州“有一天,陈独秀召集我们在谭植棠家会见尼柯尔斯基,说接到上海李汉俊的来信,信上说第三国际和赤色职工国际派了两个代表到上海,要召开中国共产党的发起会,要陈独秀回上海,请广州派两个人出席;还寄来二百元路费。”(《包惠僧回忆录》,转引自叶永烈著:《中共之初》第299页)。 据说:由于中国工人队伍壮大,工人觉悟提高,具备了成立共产党的条件,才成立共产党。这纯是胡说八道。包惠僧的回忆,说得清清楚楚,是共产国际派人来主导成立共产党;与中国工人阶级如何,毫无干系。资本主义国家社会工人阶级更强大,也没急于成立共产党啊!而恰恰在成立中共的代表中,一个工人阶级的代表也没有。 为召开中共“一大”,马林带来活动经费。“一大”每位代表都收到上海发起组寄的一百元现大洋。临回去时,每位代表再发“旅差费”五十元。没有把一百五十元,一次全发给他们。 这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对个人来说不算少。现时一百五十元人民币只能买几个汉堡包,还不够买一条裤子。可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一百五十元现大洋,那就值钱多喽!例如二、三十年代一小职员每月工资十五元,就可以勉强维持四口之家一个月的生活。不至于饥肠辘辘,衣不蔽体。这也就是说,当时的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可以每餐有四个丰盛菜肴一个汤。大米白饭,花卷馒头,随便吃。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可以供应五十个学生吃一个月的伙食;也可以供应一个学生吃五十个月的伙食。这就是当时一百五十元的价值。所以说,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在当时不算少。 但是,从另一方面说,这一百五十元又不算多。曹锟贿选,向猪仔议员买一张选票,就用五千元大洋。而俄国人、列宁仅只用一百五十元,就收买了中共“一大”代表的良心和灵魂。俄国人、列宁也很抠门;很会打算盘,非常唯利是图,十分吝啬。俄国人这个小小的投资,以後竟获得了无法估计的大利,确实是很有眼光,是最划算的投资。只是中共代表的身价,低得太可怜了!恐怕这些“无产阶级的先进份子”中,很可能都是对赵公元帅见钱眼开,没有一个代表会觉悟到想一想:“俄国人给他们这个钱是为了甚么?是要他们干甚么?”,“俄国人会随便花这笔钱吗?”,“难道俄国人用大把钞票撒给中华大地,是来替天行道吗?” 据陈独秀在狱中对人透露:“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据他说,全部代表为十三人),我因事在广东,没有参加。所以叫我当上总书记,是第三国际根据列宁的意见,派一个叫维经斯基的到中国来转达的。说是“中国无产阶级还没有走上政治舞台,党的总书记一职,要找一个有名望的人,号召力要大,因此就找到了我。”(文若:《陈独秀的狱中生活》,载1989年11月21日《世界日报》) 据美国‘世界日报’一九九一年七月三日社论指出:“当时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纲领”也是莫斯科交下来“着令通过”的俄、英两种文本,後来才由中共译成中文本。” 中共“一大”通过的党纲,明确标明要“联合第三国际”。在大会决意中,还规定每月应向第三国际呈送报告一份;必要时,应派代表去伊尔库茨克远东书记处,与远东各国共产党代表,商讨联合阶级斗争之事。 关于中共是苏共“儿子党”的问题,中共自己长期一直是默认的。直到二十世纪的六十年代,也就是在中共建党四十多年之後,“儿子党”才要造“老子党”的反。这就是中共的所谓“批修”。 陈独秀说,中国共产党成立是“历史的误会”。他认识到,就当时的历史情况说,中国是患“贫”,而不是患“不均”;中国无产“可共”。如主张要实行共产主义,必先实行资本主义。他认为列宁的十月革命是“走在历史的前面,背离历史的轨道”。(石灰:“历史的误会”,1991年9月8日《世界日报》) 参加中共的“一大”代表周佛海,在一九四一年回忆说:“现在回顾起来,真如做梦一样。当时万万想不到我们几个年轻的学生,会闹出这样的大乱子。二十年来,流了多少血,死了多少人,烧了多少村庄,损失多少元气,都是我们几个青年学生种下的祸根。我现在想起来,真对不住国家,对不住人民。国家弄到现在这样危险恶劣的情形,我们不能单责军阀和官僚,当时在嘉兴南湖的小船中的几个青年,也要负很大的责任。”(叶永烈著《中共之初》第430页) 瞿秋白在临刑前,知道自己已经必死,他还是说出多余的话,承认自己参加共产党是误入歧途,是历史的误会。他认识到:共产主义,“它违背历史发展的规律性”。 作为共产党的创始人和领导人,不管他们後来个人的结局如何,在他们生前能对自己过去的行为做一个交代,这总还算是好的。比那些“死不改悔”的顽固派要好的多。 自中共成立之後,一直有代表常驻苏联;苏联也一直有代表常驻中共党内。出谋划策,互通信息,保持联络,不断指挥。 参考资料: 包惠僧:《包惠僧回忆录》 叶永烈:《中共之初》 石灰:“历史的误会”,1991年9月8日《世界日报》 文若:《陈独秀的狱中生活》,载1989年11月21日《世界日报》 瞿秋白:《多余的话》 日期 11-07-02 专题: 华夏快递 文章的URL: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9313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苏联解体20年祭

金雁 今年是苏联“剧变”20周年。20年前,这个具有93年历史、有1900万(占居民总数近1/10)党员、执政74年的共产党超级大国寿终正寝了。 提到这次“剧变”,我们虽然已经有关于苏联解体的不同解说,但是“领导人因素说”一直是最有影响的“主流”说法。我国许多论著习惯上总是说“苏联解体之 痛、东欧剧变之苦”,这个“历史悲剧”都是“叛徒戈尔巴乔夫”惹的祸。“万方有罪,罪在朕躬”这句中国古代统治者装样子的“罪己诏”中常见的自责之语,常 常被我们用在关于苏联解体的“罪他诏”上:千怪万怪,都怪苏联前领导“挑选接班人”不慎,把个“叛徒”扶上了宝座,于是苏联解体据说就“都是戈尔巴乔夫的 ‘公开性’和‘民主化’惹的祸”。于是有些人就从反面接受教训,一切行动都是要与“民主化”反着来,逆“公开性”而动,以为这样就可以消除对现存体制的 “不利因素”,就可以保证“铁打的江山万年长”了。 然而很少有人问,为什么苏联的这个体制这样脆弱,它自我标榜的“政治正确性”与“合法性”为什么就这么经不起大众信息自由和“广场测试”(夏兰斯基: 《“论民主:自由战胜暴政与恐怖的威力》2004年纽约公共事务出版社出版,第三章)的考验?今天的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曾提到俄罗斯有人也持类似观点, 那些人说:“太遗憾了,我们当初没有按中国模式发展,那样就能保持政治体制的稳定”,而梅德韦杰夫断然否认了这种说法:“我并不认为,我们当时有别的可以 选择的发展方式,所以我不认为,我们有别的什么道路可走”(“麦德维杰夫与国际政治学家的对话”,见中央编译局主办:《国外理论动态》2010年第11 期,105页)。 显然,梅德韦杰夫认为苏联体制的垮台有其内在逻辑,并不能归罪于哪个个人。其实即便是铁杆的强硬派,当时也承认这个体制失去了民心。1990年,当时已经 97岁的斯大林时代的意识形态元老卡冈诺维奇说“公开性变成了单行道”,“只朝一边走”,公开性成了声讨控诉苏共罪行的“歇斯底里”狂潮。但他却没说这 “双行道”该怎么走法?在“控诉”斯大林的同时也把他的“敌人”一块儿骂?他应该记得,就连他自己也曾险些成为“敌人”,即便是他和日丹诺夫这样的铁杆斯 大林分子,在斯大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时候,都可以随便地“被流放”和“被吓死”(1948年日丹诺夫的儿子小日丹诺夫因为反对科学权威李森科,被斯大林 怒斥,日丹诺夫受到刺激死于心脏病突发,实际是被吓死的)。这些人尚且如此,更何况一般老百姓?出现这种一边倒的“单行道”局面,原因何在?戈尔巴乔夫一 个人的“背叛”,就能掀起这场群众性的“愤怒声讨”运动吗,就能够葬送掉“人类历史的新纪元”吗?就能够埋葬掉近2000万党员的大党吗?如果是这样,这 个党岂不是太弱不禁风了? “以人为代价的现代化”是俄国历史上最可悲的记忆 前些年我们有些人到俄罗斯去拍了一部大骂戈尔巴乔夫这个“叛徒”造成苏联剧变的电视片,他们见到老人和左派人士就问,“你给斯大林打多少分,给戈尔巴乔夫 打多少分?叶利钦打多少分?”据说结果令他们很满意。但连陪同的翻译都认为,在一个多元的社会里,做这种有选择性的调查是不负责任的、不具有客观性的。即 便如此,他们在与一些亲俄共的学者座谈的时候,以为这些左派会说出他们想要的答案,结果没想到,却得到了这样一种答复:“以人为代价的现代化是不值得 的”! 的确,即使在今天的俄罗斯怀念苏联、不满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左派群体中,也很少有人同意苏联的垮台仅仅因为出了“叛徒”这种说法。前俄共中央委员斯拉温 就根据正统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把这种说法斥之为“唯心主义的个人决定论”。他在交谈时指出:那么多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因为出了一两个“坏人”就崩溃、就变成资 本主义了?而众多资本主义国家怎么就没有一个因为出了几名“好人”就垮台、就变成社会主义呢?所以他认为批判叶利钦是可以的,但对旧体制的反思更重要。实 际上,对于前苏联“以人为代价的现代化”的反思如今即便在左派中也是流行的,因为它已成为“俄国历史上最可悲的记忆”。 当然不是所有的左派都如此,比如久加诺夫就说,“在最近一百年的现代化经验中,苏联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是最成功的榜样”。不过有意思的是,今天俄罗斯这样的 “原教旨社会主义者”大都痛恨普京,而普京却是我们这些采访者心中的偶像。而这位好人普京一方面被另一位好人久加诺夫恨之入骨,另一方面他却是大坏蛋叶利 钦亲自挑选的接班人!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最伟大的好人斯大林在杀光了一切疑似的坏人之后,千挑万选留下的接班人赫鲁晓夫,按我们那些采访者的说法却又 是一个大坏蛋。呜呼! 一位俄罗斯学者总结说,世界历史上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现代化模式,一种是“以人为主体的现代化”,另一种是“以人为代价的现代化”。在后一种现代化中,国家 可以有高速增长的GDP,可以有世界上最大的工程,可以有世界上最高的大楼,可以有超过美国的核弹头总当量、可以有很多的钢产量,只要是国家认定需要的东 西、事关脸面上的排场,全国自上而下地齐动员,一准能获得期望的效果。然而所有这些不过是冷战思维下的“冒虚火”,不要说在军备竞争中没有获胜,这些所谓 的傲人成就又有多少是从人着眼?即便是在苏联最辉煌的上世纪70年代末,苏联工人的工资水平仅为美国工人的31%,居民消费水平只相当于美国的33%。在 苏联“建立国家”和“攫取财富”是同义词,这种统治方式也叫做“从人民中获取满足国家行为的手段”,“社会主义不是被看作目的,而是被看作一种动员型的意 识形态”。 因为这种以人为代价的发展模式,并不是让国民生活得更美好、更自由,而是为了争夺世界霸权,往好里说是对“大国特殊责任论”的担当、是为了国家的安全战 略,往坏里说是一种不自信的伪民族主义,是一种帝国模式的伪现代化,是一种没有“人”只有“国”的主观意志。这种以人为代价的现代化是苏联模式最大的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EMC Symmetrix: Bin File

EMC Symmetrix: Bin File Mar 22nd, 2010 Category:Storage   Devang Panchigar http://www.storagenerve.com/ EMC Symmetrix BIN file, largely an unknown topic in the storage industry and practically there is no available information related to it. This post is just an attemp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