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整合3PAR

惠普整合3PAR存储设备 推出多款产品

存储在线 11年03月02日

导读:惠普将其基于Ibrix的X9300 scale-out文件存储系统预装在3PAR的阵列产品上,让客户们可以使用3PAR T系列和F系列阵列的文件存储。

关键词: 惠普 Ibrix 自动精简配置 X9300 3PAR

DOSTOR存储在线3月2日国际报道:惠普已经将其基于Ibrix的X9300 scale-out文件存储系统预装在3PAR的阵列产品上,让客户们可以使用3PAR T系列和F系列阵列的文件存储协议以及它们的自动精简配置、自动管理和多租户等功能。

3PAR曾经拥有一款基于Exanet产品的NAS控制器设备,但它从未专注于那一领域。(Exanet后来破产了,其资产被戴尔收购。)支持的协议包括CIFS、FTP、HTTP和NFS,惠普现在为客户们提供了一个基于3PAR的统一云存储解决方案。

惠 普还宣布推出了一款适用于BladeSysytem MatrixStorage Provisioning Manager工具。该工具可直接为BladeSystem Matrix服务器上运行的应用软件配置3PAR存储资源。惠普表示,它最多可将BladeSystem Matrix存储设备的利用率提高50%。

惠普还指出,利用这种BladeSystem Matrix集成产品,3PAR存储设备就可以作为惠普Cloud System的一部分来进行管理,它可以帮助客户将云应用的部署时间由几天降低到几分钟,将存储管理的运作效率提高10倍,同时将存储成本最多削减50%。

惠普称,HP-UX服务器现已完全支持3PAR的存储设备,自从它在几个月前完成对3PAR的收购交易以来,公司已经针对3PAR的存储产品对1万多名销售和服务员工进行了培训,那些员工既包括惠普自己的员工,也包括渠道合作伙伴的员工。

惠普希望说明的是,它在将3PAR的存储设备与其现有产品整合方面进行得非常顺利。

惠 普今日还宣布推出了其他一些产品,其中包括配备SAN/IQ9.0接口的P48000G2 SAN,据说每个卷支持的虚拟机数量将提高5倍。惠普声称,这也是第一款与惠普BladeSystem完全整合的SAN产品。它安装在 BladeSystem c7000机箱内部,惠普表示,SAN/IQ9.0增强了VAAI支持,因为它将许多功能从ESX服务器卸载到了P4800,因此它才能够将支持的虚拟机 数量提高5倍。

惠普自己开发的重复数据删除产品StoreOnce配备了一款新的高端产品即D2D4324,后者的初始容量为96TB,但它最多可存储1.4PB的备份数据,实际的重复数据删除比为20比1。D2D4324在性能上比之前的高端D2D4312高出66%。

惠普还表示,它现在正在投资开发低端存储产品,很可能会于近期推出一款新的P2000 G3 MSA。

最后,惠普还宣布推出了一款适用于Exchange Server 2010的E5000总控信息传输系统。它将服务器、存储设备、OS和Exchange Server 2010的配置向导都整合到一台设备之中。惠普称,它最多可将Exchange Server 2010的速度提高75%。

惠普P4800G2 SAN的起步价为99500欧元,这款产品目前已经上市销售。惠普D2DBackup System的起步价为6300欧元,目前也已经上市销售。 E5000也是如此。

附带500个邮箱的E5300的起步价为26930欧元。附带1000个邮箱的E5500的起步价为31065欧元。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HP | Leave a comment

谁是下一个存储新星?

行业预测:谁是下一个存储新星?

是 否我们已经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终结?是否重要存储厂商蓬勃发展的势头在一系列轰炸性收购之后渐已消退:3PAR、 Archivas、Compellent、Data Domain、Diligent、EqualLogic,、Isilon、LeftHand Networks、Ocarina、Storwize及其他更多的公司?在过去的五年里,大部分有发展前途的存储公司都被大型厂商收购,以弥补他们技术和 市场上的不足与缺失。

最终造就了这一局面:在存储行业,EMC、Dell、HDS、HP、IBM、Netapp和Oracle(七强)相比以前实力更加强大,而几乎所有的创业公司和处于初期发展阶段的上市公司都成为了七强厂商旗下的运营部门。

而 剩下的公司——太大而很难收购(赛门铁克)、拒绝被收购的、难以吞咽其技术的、成熟细分占有者(CA)以及不合符要求的——现在都必须有很好的发展,还将 面临更加严酷的竞争,因为以前独立的竞争对手现在拥有了强大的后盾,其巨额投资可带来更多的发展和更好的销售业绩及市场资源。

如 果BlueArc、DataCore、FalconStor、Pillar、Sepaton或Xiotech这样的公司曾认为收购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选 择,现在看来好像已经没机会了,他们必须踏上一条艰难的道路、有机发展、自主创造优良产品,以紧跟市场的脚步,利用优秀的产品和积极的战略而不断获得市场 份额。

然而,未来五年内,许多处于早期和中期阶段的初创企业也会慢慢成长为中层上市存储厂商,其中都有哪些公司? 他们的市场定位又是如何?

未来五年的崛起者:

·两个具有前途技术的文件管理加速器厂商:AlacritechAvere,他们可从不同角度进行文件管理加速,似乎还致力于在批量存储文件管理系统中实现加速访问

·在致力于使存储阵列价格更加合理的厂商中,Coraid(Ethernet存储)and Nexenta(基于ZFS阵列)具有发展前景

·云存储访问网关领域看起来也具有前途,Aspera、BridgeSTOR、Cirtas、NasuniRiverbed都有希望

·云存储方面,Nirvanix好像很有发展前景,它可以发展起来挑战诸如亚马逊、EMC、惠普、微软和其他财力雄厚的大型厂商

·压缩和重复数据删除方面,Balesio、Hifn和Permabit这样的独立厂商可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 闪存方面,SanDisk看起来最有前途,Fusion-io 和Violin Memory也很有希望,以及具有闪存和DRAM固态存储的Texas Memory Systems同样如此。Anobit、Pliant、SandForce, 和 WhipTail技术精湛、OCZ更擅长技术与营销的结合。以前的“明星”STEC丝毫没有衰退或者已经过了巅峰时期。随着SAS 和PCIe闪存越来越受欢迎,STEC早期的领先优势已被削弱,同时STEC的明星产品FC接口固态硬盘的销售已经开始减少,但控制器技术仍是其长项

·小型/中小型企业存储方面,Data Robotics(Drobo)和ProStor(可移动硬盘)都以独特的方式取得了进展并与诸如EMC Iomega等大型厂商相竞争

·虚拟化服务器存储方面,DataCore和Xiotech都具有一定实力

·非结构化数据保护和管理方面,CommVault在竞争大厂商Symantec的同时,似乎仍然欣欣向荣,而Sepaton也因其新的管理团队和出色的性能而精力充沛

· 至于磁带方面,SpectraLogic现在还是盈利的,并且在不断发展中,而有些萎靡的Overland Storage近来也取得了一些进展,宣称磁带的创新时机现已成熟,如果此话不是出自BlueArc 和Data Robotics创始人Geoff Barrall之口,或许一些人会觉得这种说法很可笑

·SAN诊断工具市场发展快速,由John Thompson领导的Virtual Instruments(从Finisair收购)看起来似乎有点势不可挡

·DataDirect Networks的高速存储、Quantum(StorNext)的虚拟化和分层文件系统存储在市场中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尤其是DataDirect

FCoE情况如何呢?现在谈它可能还为时过早,预计实现运行FCoE的完整标准和价格合理以及简化管理等属性之前,是不会有关于它的重大事件发生。如果你想通过以太网进行存储访问,你可以利用iSCSI实现,或者说,你可以像使用FCoE那样从融合增强型以太网中获益。

这种情况的最终结果可能是,FC仍然保持着它受保护的单独的通信架构——只要它希望这样,同时将iSCSI带入到企业数据中心内,打开该领域的大门。对于博科、Emulex和QLogic来说,这是比较棘手的问题。

目标存储和如Caringo这样的厂商情况又怎样呢?笔者认为,该市场已不像以前那样火热,或许云存储会对它起到推动的作用,但同样的,云存储也会减少目标存储产品对于终端客户的销售,未来发展疑云众多,现在还不太明朗。

以 上提及的厂商都具有良好的技术和十分进取的管理。其中还有一些厂商发展迅速,市场定位相比其他厂商更少被争议,其技术优势远远超过现任厂商。这些厂商都属 于幸运者。如果要评比存储创业厂商明日之星,以下六位将会入围:DataDirect Networks、Fusion-io、Nirvanix、Riverbed、Virtual Instruments和Xiotech。

stor-age.com 存储时代

Posted in Stor | Leave a comment

EMC Symmetrix: Bin File

EMC Symmetrix: Bin File

Mar 22nd, 2010
Category:Storage

EMC Symmetrix BIN file, largely an unknown topic in the storage industry and practically there is no available information related to it. This post is just an attempt to shed some light as to what a BIN file is, how it works, what’s in it and why is it essential with the Enginuity code. Some EMC folks have capitalized on the BIN file as to the personality it brings to the Symmetrix, while the EMC competition always uses it against them as it introduces complexities in the storage environment with management and change control.

Personally I feel a Symmetrix wouldn’t be a Symmetrix if the BIN file weren’t there. The personality, characteristics, robustness, compatibility, flexibility, integration with OS’s, etc wouldn’t be there if the BIN file didn’t exist.

With the total number of OS’s, device types, channel interfaces and flags it supports today, sort of making it one of the most compatible storage arrays in the market. The configuration and compatibility on the Symmetrix can be verified using the E-Lab navigator available on Powerlink.

So here are some facts about the BIN file

  • Only used with Symmetrix systems (Enginuity Code)
  • BIN file stands for BINARY file
  • BIN file holds all information about the Symmetrix configuration
  • One BIN file per system serial number is required
  • BIN file was used with Symmetrix Gen 1 in 1990 and is still used in 2010 with Symmetrix V-Max systems
  • BIN file holds information on SRDF configurations, total memory, memory in slots, serial number of the unit, number of directors, type of directors, director flags, engines, engine ports, front end ports, back end ports, drives on the loop, drives on the SCSI bus, number of drives per loop, drive types in the slots, drive speeds, volume addresses, volume types, meta’s, device flags and many more settings
  • The setup for host connection if the OS is Open Systems or Mainframe environments using FICON, ESCON, GbE, FC, RF, etc is all defined in the BIN file. Also director emulations, drive formats if OSD or CKD, format types, drive speeds, etc is all defined in the BIN file
  • BIN file is required to make a system active. It is created based on customer specifications and installed by EMC during the initial setup
  • Any ongoing changes in the environment related to hardware upgrades, defining devices, changing flags, etc is all accomplished using BIN file changes
  • BIN file changes can be accomplished 3 ways.
    • BIN file change for hardware upgrades is typically performed by EMC only
    • BIN file change for other changes that are device, director, flags, meta’s, SRDF configurations etc is either performed through the SYMAPI infrastructure using SymCLI or ECC (Now Ionix) or SMC (Symmetrix Management Console) by the customer. (Edited based on the comments: Only some changes now require traditional BIN file change, typically others are performed using sys calls in enginuity environment)
  • Solutions enabler is required on the Symcli, ECC, SMC management stations to enable SYMAPI infrastructure to operate
  • VCMDB needs to be setup on the Symmetrix for SymCLI, ECC, SMC related changes to work
  • Gatekeeper devices need to be setup on the Symmetrix front end ports for SymCLI, ECC, SMC changes to work
  • For Symmetrix Optimizer to work in your environment, you need DRV devices setup on your Symmetrix.(Edited based on comments: Only required until DMX platform. Going forward with DMX3/4 & V-Max platforms it uses sys calls to perform Optimizer changes).

Back in the day

All and any BIN file changes on the Symmetrix 3.0, Symmetrix 4.0 used to be performed by EMC from the Service Processor. Over the years with introduction of SYMAPI and other layered software products, now seldom is EMC involved in the upgrade process.

Hardware upgrades

BIN File changes typically have to be initiated and performed by EMC, again these are the hardware upgrades. If the customer is looking at adding 32GB’s of Cache to the existing DMX-4 system or adding new Front End connectivity or upgrading 1200 drive system to 1920 drives, all these require BIN file changes initiated and performed by EMC. To my understanding the turn around time is just a few days with these changes, as it requires change control and other processes within EMC.

Customer initiated changes

Configuration changes around front end ports, creating volumes, creating meta’s, volume flags, host connectivity, configuration flags, SRDF volume configurations, SRDF replication configurations, etc can all be accomplished through the customer end using the SYMAPI infrastructure (with SymCLI or ECC or SMC). These are performed through Sys calls and not necessarily using traditional BIN changes DMX-3 systems onwards.)

Enginuity upgrade

Upgrading the microcode (Enginuity) on a DMX or a V-Max is not a BIN file change, but rather is a code upgrade. Back in the days, many upgrades were performed offline, but in this day and age, all changes are online and accomplished with minimum pains.

Today

So EMC has moved quite ahead with the Symmetrix architecture over the past 20 years, but the underlying BIN file change requirements haven’t changed over these 8 generations of Symmetrix.

Any and all BIN file changes are recommended to be done during quite times (less IOPS), at schedule change control times. Again these would include the ones that EMC is performing from a hardware perspective or the customer is performing for device/flag changes.

The process

During the process of a BIN file change, the configuration file typically ending with the name *.BIN is loaded to all the frontend directors, backend directors, including the global cache. After the upload, the system is refreshed with this new file in the global cache and the process makes the new configuration changes active. This process of refresh is called IML (Initial Memory Load) and the BIN file is typically called IMPL (Initial Memory Program Load) file.

A customer initiated BIN file works in a similar way, where the SYMAPI infrastructure that resides on the service processor allows the customer to interface with the Symmetrix to perform these changes. During this process, the scripts verify that the customer configurations are valid and then perform the changes and make the new configuration active.

To query the Symmetrix system for configuration details, reference the SymCLI guide. Some standard commands to query your system would include symcfg, symcli, symdev, symdisk, symdrv, symevent, symhost, symgate, syminq, symstat commands and will help you navigate and find all the necessary details related to your Symmetrix. Also similar information in a GUI can be obtained using ECC and SMC. Both will allow the customer to initiate SYMAPI changes.

Unless something has changed with the V-Max, typically to get an excel based representation of your BIN file, ask your EMC CE.

Issues

You cannot run two BIN files in a single system, though at times the system can end up in a state where you can have multiple BIN files on various directors. This phenomenon typically doesn’t happen too often, but an automated script when not finished properly can put the system in this state. At this point the Symmetrix will initiate a call home immediately and the PSE labs should typically be able to resolve these issues.

Additional software like Symmetrix Optimizer also uses the underlying BIN file infrastructure to make changes to the storage array to move hot and cold devices based on the required defined criteria. There have been quite a few known cases of Symmetrix Optimizer causing the above phenomenon of multiple BIN files. , Though many critics will disagree with that statement. (Edited based on comments: Only required until DMX platform. Going forward with DMX3/4 & V-Max platforms it uses sys calls to perform these Optimizer changes).

NOTE: One piece of advice, never run SYMCLI or ECC scripts for BIN file changes through a VPN connected desktop or laptop. Always run all necessary SymCLI / SMC / ECC scripts for changes from a server in your local environment. Very highly recommend, never attempt to administer your Symmetrix system with an iPhone or a Blackberry.

Hope in your quest to get more information on BIN files, this serves as the starting point..

Cheers
@storagenerve

NOTE: Read additional comments and clarifications on this topic at the Storagenerve Blo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重评华国锋,邱会作,邱会作

1.重评关键人物改写中共党史背后
2.专访:原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林彪部下邱会作儿子邱路光,邱会作说起江青就气
3.专访:解放军原总参谋长、林彪部下黄永胜之子黄正,还原黄永胜填历史空白

※   ※   ※   ※   ※

重评关键人物改写中共党史背后

江迅

今 年是中共建党九十周年、林彪座机坠毁蒙古的「九一三事件」四十周年,官方出版《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重评文革和大饥荒,提高 对原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原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历史评价,而林彪部下黄永胜的传记、邱会作的回忆录在香港出版。中共政治人物载沉载浮的盖棺定论改写中共党 史,也在苏联解体二十周年、中东茉莉花革命之际,为中国带来巨大启示。

正当北非和中东的「茉莉花」香飘神州之际,在中国大陆,对中共当 代史重要人物重新评价,凝聚成一大热点:原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原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原中共中央副主席林彪、原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原解放军空军司令吴 法宪、原解放军海军副司令李作鹏、原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当下,对他们重新评价的舆论,接连呈现亮点。所谓「百年观 史」,遵循「论从史出」。二零一一年,是中共建党九十周年,林彪座机坠毁蒙古的「九一三事件」四十周年,历史上意义重大的日子,在「茉莉花」香的气氛中, 显得更具敏感性。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是前苏联正式解体二十周年,八九年至九一年那场「苏东波」(苏联、东欧、波兰)非共的民主改 革运动,规模之大,声势之剧,对当时经历「六四事件」不久的中共而言,可谓惊心动魄。刚过去的二月二十日「茉莉花革命」,在中国十多个主要城市酝酿,虽未 成气候,却令中共如临大敌。当下,境内外势力再度涌动四月五日清明节的「百合花革命」,令敏感的二零一一年再添敏感氛围。反腐败、反独裁示威浪潮席卷北 非、中东,有舆论认为是「由普世价值推动的一场没有领袖的运动」,中国的「茉莉花革命」的主要口号是:启动政治改革,结束一党专政;新闻自由,开放报禁; 要公义,要公平。面对民间以权利意识为核心的新型反抗,中共正严防失控。

历史是凝固的现实。一月十一日,中共推出《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 卷(一九四九—一九七八)》,这是中共迎来九十岁的生日礼物,此书九十万字,上下两册,由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这部党史整整写了十六年,曾经主持和参与编 写的胡绳、龚育之、王年一、吴冷西、李琦、苏星、郭超人、桂世镛、彭明、穆青、薛暮桥、戴舟等先后去世。这部官方编纂的党史著作,历经数十轮次修改,报送 一百多位高官和专家学者审查和讨论,书稿至少四次送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审阅,前总书记江泽民曾听取汇报,作长篇批示。曾分管党史工作的胡锦涛、曾庆 红、习近平也对编纂和修改提出要求。有学者认为,《党史·二卷》颇具现实意义,对如何看待「茉莉花革命」会有所启示。书中对这二十九年的成败作了盘点,提 出十大启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基本国情出发而正确判断历史阶段,正确处理各种社会矛盾,发展民主政治等。

党史二卷删中共错误

曾 主管二卷编纂和修改的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张启华说,这二十九年,是一段曲折探索的历史,是正确与错误、成功与挫折错综交织的历史,不说清楚以前, 就说不清楚以后。她承认,最初书稿写中共所犯错误较多较细,中南海审查没有通过。为此,编纂主持机构「务虚」三周,统一思想,重修提纲,对一些重要事件重 点核查,对一些重要观点再三讨论。《党史·二卷》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但张启华说,「文化大革命」与「文革十年」是两个概念,那十年间发生的最大一件 事是「文革」,不过还干了其它的事,外交、科技、经济领域也取得成就。《党史·二卷》承认三年自然灾害死亡人数达一千多万,而非有人说的四千万、七千万。 书中诸多陈述,都引发学界、政界争议。

诸多学者对刚出版的《党史·二卷》纷纷提出质疑:「这不是党史,而是宗教史」,「自己写自己的历史 能『论从史出』」,「上来一拨人,就重修一遍党史,但修来修去,也没能修出一部经得起后代人检验的」,「历史的教训就是没有实现宪政。没有把权力关在笼子 里。没有实现真正的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人民』和『共和』。『人民』和『共和』只是中国人民文字上的奢侈品。因此,这样的《党史》不是『史』。而 是宣传品」。

张启华所说:「我们写这段历史一定要跟中央保持一致,一个是要跟《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保持一致,再一个就 是跟中央文件、中央领导人的讲话和精神保持一致。」对此,有学者说,「原来,写这段历史不必与民众的认识和感受保持一致,更不必与历史事实保持一致,只要 『跟中央文件、中央领导人的讲话和精神保持一致』。所以一定写不出真实的历史,从而也不会帮助共产党走出阴影」。也有学者说,「党史也是历史,其首要价值 是真实性。党史不首先『与真相保持一致』,就如同一个人不讲信用一样,无论他怎样巧舌如簧,别人都不会相信他。没有真实性的党史,是不可能发挥好政治和宣 传作用的」。还有学者说,「写史在于真实。把档案封存着写历史,而且还要和谁谁保持一致,那不是写史,是命题作文,书写的历史需要上面通过,这叫什么历 史?任何纯学术的东西,一经权力之手,就失去学术魅力」。

张启华说:「三年自然灾害死亡人口主要集中在农村。这跟地方领导为了政绩虚报产 量有关,所以说『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有学者反驳说,上述讲法明显不能自圆其说。使用「自然灾害死亡人口」的提法,就是认定「自然灾害」造成人口死亡, 可又承认「三分天灾七分人祸」,那三年中导致大量死人的主要原因,究竟是「自然灾害」还是「人治灾害」?既然「人祸」已占七成,那「自然灾害死亡人口」的 提法显然不确切。看来,如何准确表述那段历史时期「死亡人口」的真实原因,还要拿出历史唯物主义者的勇气。

提高华国锋评价

曾 任中共中央主席的华国锋,是中共党史中永远抹不去的名字。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是华国锋诞辰九十周年。他是结束文革灾难、承前启后,最终导致中国走上改 革开放之路的关键历史人物。继毛泽东之后,华国锋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任职四年零八个月,作为权力核心实际主政,仅两年零三个月。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官 方对华国锋主政两年多的评价,有贬有褒,贬远远多于褒。

历史学家可以说谎,但历史不行。二月十九日,北京官方喉舌《人民日报》发表署名「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的六千一百多字长文《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的一生——纪念华国锋同志诞辰九十周年》,对华国锋的评价,如此正面,如此全面,如此长篇,可谓前所未有。

华 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韩钢在北京《炎黄春秋》二零一一年二月号上撰文《关于华国锋的若干史实》,他说,官方最初对华国锋主政两年多的评价,可用「一正四 负」来概括。「一正」:「在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有功,以后也做了有益的工作」。「四负」:一是「推行和迟迟不改正『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压制关 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二是「拖延和阻挠恢复老干部工作和平反历史上冤假错案的进程」;三是「在继续维护旧的个人崇拜的同时,还制造和接受对他自己的个 人崇拜」;四是「对经济工作中的求成过急和其它一些『左』倾政策的继续,也负有责任」。此后,只要论及华国锋,相关著述几乎无一不以此为基调;一些著述还 由此衍生出更多的负面评价,如「阻挠和拖延恢复邓小平工作」、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等。

还有许多事实需还原

韩钢认为, 近来官方对华国锋的评价开始出现变化。新华社发表经官方审定的华国锋的生平,出现与以往大不一样的提法:关于粉碎「四人帮」,不只说「有功」,而称华国锋 「提出要解决『四人帮』的问题,得到叶剑英、李先念等中央领导同志的赞同和支持」,「起了决定性作用」;关于平反冤假错案,不再说他「拖延和阻挠」,而说 他「开始复查、平反冤假错案」;关于经济工作,不再说他「求成过急」,而肯定他「强调千方百计把经济搞上去,使工农业生产得到比较快的恢复和发展」;此 外,还提及他在「拨乱反正」、「恢复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正常秩序」、「推动教育科学文化工作开始走向正常」等方面「作出了很大努力」。韩钢说:「华国锋已 成逝者,官方也有了一些新评价,但盖棺却并未论定,还有许多事实需要还原。」

春节刚过,在中国政坛和文坛一度引出新话题,国务院总理温家 宝发表在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人民日报》上的《再回兴义忆耀邦》,获占「二零一零年中国当代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散文随笔类排行榜榜首。该排行榜由北京 文学月刊社主办。对前总书记胡耀邦的正面评价,虽早在多年前已由北京《炎黄春秋》杂志渐进式一次次突破。过去一年,各地媒体时有回忆胡耀邦的文章,但总体 而言,大部分并不触及敏感话题,只是着重胡耀邦的工作和生活作风。

不过,由全国工商联原党组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撰写的《中国为什么要 改革——思忆父亲胡耀邦》一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此书的序作者是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会长、中共中央党校原常务副校长郑必坚,他曾于一九八一至八六年, 在中共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工作和担任胡耀邦政治秘书。这篇序言,是郑必坚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在「纪念胡耀邦诞辰九十五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郑必坚公 开提议,建议中央尽快组织力量编辑出版胡耀邦选集。其实五年前,在胡耀邦诞辰九十周年时,郑必坚和龚育之曾就这个问题联名向中央提过书面建议,但未见落 实。

郑必坚认为,编辑出版党中央已逝的和高龄的重要领导人的选集、文集、专题论集,研究他们的思想和生平,是党承前继往、与时俱进的重要 条件和传统。胡耀邦作为党的重要领导人,从八零年二月被选为党总书记,到八一年六月被选为党主席,再到八七年辞去总书记职务,前后长达七年。辞去总书记职 务后,他仍留在中央政治局内,直到逝世时仍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在胡耀邦悼词中,对他在党的历史上的贡献,特别是在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的党的历史 伟大转折中的重大贡献,作了充分评价。因此,也应像对别的许多重要领导人那样,由党的正式机构组织力量为他编选集、写传记。

退职的中共领 导人在内地无法自由出版回忆录和传记,却在回归了的香港这片特殊土地上出了一本又一本。当下,最热门的无疑是原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将军前传《军人永 胜》、原解放军总后勤部长邱会作的《邱会作回忆录》,两本新书皆由香港新世纪出版社推出,前者四十二万字,后者上下册七十七万字。五年前,原解放军空军司 令吴法宪在香港率先出版《吴法宪回忆录》(香港北星出版社),据知,三、四月李作鹏回忆录也将在香港推出。

一九八一年一月二十五日,在北 京公安部礼堂,由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十名主犯宣布判决,黄(黄永胜)、吴(吴法宪)、李(李作鹏)、邱(邱会作)四员大将是 其中四位。他们被指在「九一三事件」前后,图谋武装政变,南逃另立中央。这一天,震惊中外的「公审」落幕。黄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吴 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李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邱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特别法庭」审判结束 不久,他们四个就由当局匆匆监外安置,这是北京上层一个政治上的综合考虑,这四人交由公安部门管理,而不是交给军队或当地党的系统管理。黄永胜被安置在山 东青岛,吴法宪被安置在山东济南,李作鹏被安置在山西太原,邱会作被安置在陕西西安,各家都有家属随行,几乎同时被遣送出北京。

以公审解决党争

邱 会作在回忆录中写道:「对我的判决是大错特错的,是空前的大冤案。因为用『公审』这样的办法来解决党内路线问题,来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批评毛主席晚年所 犯的错误,从根本上就错了。在我的判决书上,除了前面的大帽子外,对我的『罪行』满打满算不到三百字,而且一条反革命的事实也没有,一条触犯刑律的事实也 没有。」「这次审判在形式上是法律,主宰者却是当权的领导人。黑白、曲直、是非依循的根本不是法律,而是当权领导人的指示,这在党内开创了借法律手段解决 党内问题公开审判党内高层领导人的先河。事后才知道,公审的一切事情,包括细小甚至很琐碎的事情,都要通过当权的领导人的批示才能实施。」

邱 会作还写道:「江青是镇压过我的,我也是坚决反对她的。但我认为,她在文革中除了自己的错误外,主要是执行毛主席的路线,在个人作风上虽然也令人讨厌,但 这些仍然是党内路线问题和个人品德问题。我认为,要坚决制止把路线问题当作反革命问题来处理,这在党内是重要的大问题,一个党的主要领导者,要具备的条件 很多,但有一个绝对不可少的条件就是,只能有公敌,不能有私敌。一个人无权的时候,受到别人镇压,这是别人的问题。但当自己又有权的时候,就用职权报复, 这是十分恶劣的行为……这样做也是党内和社会长期不能安定的主要原因。」

邱会作儿子邱路光在接受采访时说:「父亲说,如果自己还在台上, 肯定会反对写回忆录,自己的经历就是这些,组织上都清楚。不过,自己被打倒后,尤其是公审以后,写回忆录的愿望就强烈了,当局说的事与实际的事距离太大。 你整完了,也判完了,我接受你审我判我,我服从这个大局,该打的打了,该罚的罚了,划上句号了,现在应该把事情说清楚了。父亲一再说,他是当错来认,但你 们却当罪来定。这是他心目中对公审的最大区别。当错来认,但这错是怎么来的,是文革路线造成的。比如说,部队的五七干校,父亲认为,这不是他发明创造的, 是中央的决定,总后勤部不可能不成立五七干校,但谁被迫进了五七干校谁都有意见,父亲被打倒后,进五七干校的人就说这是我父亲迫害他,这些人掌权了,就整 我父亲,在中国,权力远远高于法律。」

《军人永胜》一书是黄永胜儿子黄正所撰。黄永胜事后也极力否认自己参与图谋政变而另立中央。书中, 父子俩有一场对话:「爸爸,文件上说你们要搞武装政变。」「我们不但没有搞,连想都没想过。」「文件上说你们参与谋害毛主席呢。」「那是笑话, 我要谋害毛主席,机会太多了,容易得很!」「还有南逃广州另立中央呢?」「莫名其妙嘛。林立果那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吗?还要说跟我有联系。跟我有联系就不会 搞那么笑话的什么鬼东西了(意指「五七一工程纪要」,老人口中从来没讲出过「五七一」中的一个字)。」

黄永胜对儿子说:「我出来参军的时候,这个国家千疮百孔;秋收起义时,这个军队破破烂烂;我入党时,这个党有多少人多少枪多少地?对这个国家,这个党,这个军队,我无愧,我值了!」

黄 永胜是八三年四月二十六日在青岛人民医院因肝癌去世的。邱会作是零二年七月十八日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的。邱会作听说黄永胜去世的噩耗,大声吼:「令人心 碎,老英雄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邱会作回忆道,八一年一月二十五日,在北京公安部礼堂,在受审判退场结束时,他俩有机会互相看了一眼。「我看见黄永胜 走路都很困难,背是驼的,小步向前走,真是可怜极了,可是他精神很好,没有被压倒。当我们两个人的视线互交时,他的表情还是同当年一样:先微笑后说话。不 过,这次我们互相『说』的话,没有声音就是了。但万万没想到,这次竟是我们最后一次眼见,在我们『自己』法庭上永别。过去,共同战壕的战友,今天竟成了共 同受审的冤犯。老战友,你是带着伤疤,又是光着身子去见阎王的。半个多世纪革命的光荣历史一笔勾销了,什么也没有了,连勋章、奖章也被取消了,但历史是任 何人都勾销不了的,人民会永远怀念你。」

在黄永胜家乡湖北省咸宁,零四年,他的墓地前,竖起他的铜像。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黄永胜百年诞辰, 家人在他老家湖北省咸宁举办祭拜活动,在严格不张扬的情况下,来了二百多家人、乡亲和朋友。不久后,在北京举办了一个《军人永胜》赠书仪式,林彪、罗瑞 卿、陶铸、高岗、黄克诚、徐海东等一批黄永胜的老首长、老战友、老部下家人近二百人参加。黄永胜家人举办这一活动,整个过程相当理智,当局闻悉派人来看了 看,也没干涉。

有不少朋友曾对黄正提议,帮他买个书号在国内出版。黄正说:「我们谢谢他的好意。若是普通作品就不用审查,我们这样的题 材,出版社一定会将书稿送地方宣传部审,宣传部送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查,还有送总政治部审查,反正是不可能在大陆出版的。当然,中央档案馆、军委 档案馆的朋友愿意给我们提供方便,但我们不想给朋友添麻烦。我们不知道会引出什么麻烦,影响别人的政治前途,影响人家位子还能不能坐。今年是九一三事件四 十周年,四十年来,我们在阴影下度日,我们很理解这一点,因此,我们不愿去麻烦朋友。」

可以说,黄正写的这部书是前传,他大哥黄春光正要写的是后传,他们还考虑写外传。前后传的主角是父亲,外传就向外延伸,比如写母亲,写家人,写周围关心他们、帮助他们的朋友。由于大哥社会活动比较多,他参加将军后代合唱团而四处走,目前,他的资料收集已经基本完成。

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历史是什么?是过去传到将来的回声,是将来对过去的反映。回首中共党的历史,对敏感日子颇多的二零一一年,应当有所启示。

※   ※   ※   ※   ※

专访:原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林彪部下邱会作儿子邱路光,邱会作说起江青就生气

邱会作用了整整二十年手写一百六十多万字回忆录。他说起江青就生气,认为与江青最早展开斗争的正是黄、吴、李、邱,而公审判定黄、吴、李、邱政变,缺乏证据。

邱 路光是黄、吴、李、邱及其家属被当局关押时间最长的一位,从七一年到八三年,用他的话说,「真是千辛万苦」。他是一九六八年出任解放军总后勤部长邱会作的 儿子。由于被指认为「谋害江青」而扣上「现行反革命」罪行,在学习班(实为专案组)关了三年,在北京第一监狱关押三年,而后流放西北马场劳改三年,继而回 到部队被看管,在前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及万里等中南海高层批示后,复员回到北京。回北京后在大学教的是数学。他曾下海经商,遭遇车祸,躺了一年多。

他 父亲邱会作于八一年从秦城监狱出来,被「保外就医」到了西安,翌年动笔写回忆录。邱路光说,邱会作有写回忆录的愿望,心里又有许多话要说,于是就把回忆记 下来。在西安,由于生活条件太差,家里仅有一张床几把椅子,连纸和笔都没有。母亲从劳改农场出来到西安与他会合,由于身份特殊而敏感,当时邱会作夫妇与邻 居接触不多,为了父亲写回忆录,母亲还是去邻居那儿要了些纸,有单位办公用纸和学生用纸。

邱路光说:「刚开始的那些日子,没有数据,也没 有人交流,都是父亲从脑子里挤出来的。他是大老粗,没有写作计划,没有写作提纲,想到一些,就写一些,想到什么就先写下来再说,而后归类整理。」就这样写 了一百六十多万字。写了整整二十年,从八二年起动笔,到零二年二月,邱会作还在修改,四月病倒了,七月十八日去世。邱会作是用笔写的,几个孩子就帮他计算 机打字,他一再修改。他用笔写的初稿,装满整整三大旅行箱。他参军前是个农民,只读过两年私塾。因此,这初稿不免有重复的内容,前面叙述了,后面再次叙 述。这二十年,邱会作还做了很多笔记,有时躺在床上,一想到什么,赶紧写下。他当年的秘书也七八十岁了,但都千方百计替他收集资料。

邱会作的原稿做了一些删节,主要删除写童年时期的文字,把五次反围剿、长征、延安、解放战争时期的文字作了压缩,尽量保留文革部分。邱路光说,主要是考虑面对读者,腾出更多篇幅给读者感兴趣的内容。许多素材都作了查核,而后作修整。

邱 路光说,说起江青,父亲就生气:「你们现在都说自己早与江青一伙人作斗争了,其实,你们有谁斗争了,不都是含着热泪向毛泽东作检讨,向毛泽东请罪。这就是 党的悲剧所在。」邱路光说,与江青最早展开斗争的还不是黄、吴、李、邱吗?关于黄、吴、李、邱的问题,关键是三大坎:林立果有没有政变;如果林立果有政 变,不等于林彪有政变;林彪有没有政变?有也罢,没有也罢,黄、吴、李、邱肯定没有政变。

从《邱会作回忆录》谈到《党史·二卷》,邱路光说到党史的真实性问题时说,官方安排下写党史的这些人,他也接触不少,有的还是朋友,他们心中都有一杆秤。(江迅)

※   ※   ※   ※   ※

专访:解放军原总参谋长、林彪部下黄永胜之子黄正,还原黄永胜填历史空白

黄永胜从监狱出来到去世只是一年多时间,未留下完整文字,没有邱会作、吴法宪那样的手稿或谈话录音,可供查找的出版物能绕就绕。家人核对数据、记录交谈内容,提供了立体历史记录。

六 十二岁的黄正是一九六八年三月出任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上将之子。在深圳居住二十七年,用他的话说,「既不大贵,也就不可能大富」,如今「有房有车,过着 小康生活」。他是父亲传记《军人永胜》的作者。他曾用名「黄春耀」、「项群」,曾就读于沈阳音乐学院附属中等音乐学校,毕业后在广州军区海上文化工作队、 四十二军一二六师三七六团服役,专业后曾在广西、青岛深圳多家机构和企业工作。二月十一日,就父亲传记出版接受亚洲周刊访问﹕

你父亲为什么自己没有写自传?

父 亲生前不赞同写回忆录。他认为,战争年代的内容,根本不用他写,组织上清清楚楚,文革的内容,却是一笔胡涂账,九一三是怎么发生的,父亲更不知道。当年他 就说过,一些回忆录总是拔高自己,高到令人不可信。有些自传,只写自己如何过五关斩六将,不写自己如何走麦城,明明是战役指挥员、战术指挥员,只是在一个 局部,但往往用大篇幅去描写全局,浪费笔墨。因此,一些回忆录颇受他诟病。

你是很早就想写父亲的传记的吗?

二零一零年是 父亲诞辰百年,家人常常说可以做些什么事,以纪念老人。鉴于大家都知道父亲是有名战将,但不论是对他熟悉或不熟悉的人或坊间各种传闻,都难以完整讲述他这 个战将完整的战功。零八年,当局对现代史人物的评价、对当代军史人物的评价不再像以往那样必须按中央的统一口径,开始出现松动的迹象。不过,有关我父亲的 部分,还只是集中在解放战争那段历史,而红军时期、抗战时期,包括解放战争初期,几乎都空白。因此,家人觉得,不能再听任这种情况继续,而应该出来做点 事。否则,我们这些子孙就是不孝了。因此,最初写这本书,只是从孝心出发,尽可能将老人一生完整重现。一开始我没有准备写成这样一本书。

是零八年开始动笔的吗?

零 八年春天开始立意,开始收集资料。大陆正规出版物上,关于我父亲的文字,包括军事部分,基本上是空白的,作品大都绕开他走;政治部分,很多是胡编乱造、捕 风捉影,往他身上随意泼脏水。比较典型的是大陆所谓政治解密的红色作家师东兵,他写的东西基本上全是谎言。他写文革所涉及的黄、吴、李、邱四员大将,我的 评价是不堪入目,毫无根据。一开始想做的只是整理履历那样数据性的东西,这部分内容就是书里标记为军人档案的部分,与老人有关的年代、地点、部队、职务, 经历了哪些历史事件,打了哪些仗。这些内容花了我一年时间。我在书店买了一大批军事书,一段段查找,当时父亲在哪个团、哪个营、哪个连,他的上级是谁,是 罗荣桓,罗有详细年谱,父亲是他手下,因此也经历了这些战斗,就这么逐渐搭起一本书的框架。

收集资料遇到最大困难是什么?

首 先,我们黄家毕竟有个不足的地方,父亲从秦城监狱出来到去世,也只是一年多时间,父亲也没有留下完整的文字,没有邱会作、吴法宪那样的手稿,也没有他谈话 的录音;第二,凡是可以去查找的档案馆,他们都不愿接待我们,总是用公事公办的话搪塞我们,声称不接待个人。有些老干部写回忆录,可以由老干部局、总政治 部、新闻机构提供查阅档案的证明,我们却不可能;第三,可供查找的公开的正规出版物中,关于黄、吴、李、邱的内容,是大段空白,能简就简,能绕就绕,能不 说就不说。

从写作到出版,有没有受到当局阻扰?

零九年起,我就开始往这框架里加血肉,写了一年,还算顺手。这一部分内 容,主要是我和家人直接听父亲说的,还有党史上一些老人的回忆录和其它一些正规出版物。二零一零年初,书稿基本杀青。最后是整部书的结构调整和文字润色, 而后就开始联系出版,赶在老人诞辰百年前出书,那是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书稿拿到香港出版,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只是出版后将书运回大陆须经海关,事情 就比较复杂。

读者热衷政治解密,最有兴趣的是文革期间发生的事,是你父亲当总参谋长以后,包括九一三事件,但从现在的书看,内容似乎弱了,是你有所顾忌而不愿展开吗?

不 是我有顾忌,当时我收集资料时,大哥春光也在收集资料,两人几乎同时开始,兄弟间有个默契,我写的内容偏重战争年代,大哥在父亲身边时间比较长,特别是后 期,与老人直接接触的时间多,因此偏重于四九年以后,包括文革、从广州到北京,九一三时间,特别是法庭时期。因此,我写的这部书,在尾章留下充足的空间。 我的书在这一时期主要写两大部分,父亲怎么当上总参谋长的,这是父亲直接告诉我的,大哥不在场,因此没有我知道得多。当然,在其它方面,父亲与大哥的谈话 更多,大哥是家中长子,这是天然优势。我偏重于战争年代,算是写前传,大哥就可以集中写四九年以后的部分,即后传。

关于你父亲晚年的凄惨生活,为什么你着墨不多?

主 要是担心这部分内容会冲淡「军人」的主题。不过,我是努力写出父亲立体的形象。父亲是将领,但他有他的毛病,有些仗,他没有打下来,比如热辽五战皆平,隆 化六攻不克,长征时期打的仗,也有攻而不克的,但他至少没有惨败过,没有丢盔弃甲。他最大缺点就是骄傲、抗上,与政委关系没处理好,我不去评价是非,但事 实是存在的,我如实描述。父亲一生有三大空白:井冈山时期,晋察冀时期,冀察热辽时期,没有文字记载,父亲生前对我们也不愿多讲,因为他觉得这时期的仗, 他打得很窝囊。因此,我们补这些空白很辛苦。(江迅)

□ 《亚洲周刊》二〇一一年第九期


日期 11-02-25 09:27
专题: 华夏快递
文章的URL: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8295

Posted in CN | Leave a comment

云供应商十问

选择云供应商时需要注意的十个问题

2011-02-04 ZDNET网络频道

本月初,我参加一场由红帽公司资助的云计算论坛。在会议现场,我个人认为最有趣的一场研讨会是关于红帽公司在最近宣布将云引擎为中 心的讨论。我发现三角州云应用程序接口的概念相当引人瞩目。但由于它属于未发布的产品,所以我无法了解到技术细节方面的说明;因此,在对整体情况有了初步 概略的了解后,我发现对使用三角州云功能的云引擎未来发展情况进行预测是一件相当令人振奋的事情:

假设有三项需要满足下面要求的业务工作:

工作 安全等级 任务内容 截止日期
第一项工作 包含客户身份数据和信用卡号码等资料 本月底
第二项工作 主要包含公共数据 4天内
第三项工作 包含了需要在一家电子商务网站上显示的产品图片 尽快

如果你将所有工作一起加入云引擎的处理队列中,它将依据工作的实际需求将它们分配到不同的服务进程中。三角州云功能可以根据工作的实际情况对云服务进行有效的调整。最后的结果可能如下所示:

Ø 第一项工作会被安排在企业私有云中,并且将在非高峰负荷时间进行处理。

Ø 在对数据进行加密后,第二项工作将会被分配给弹性计算云现货市场,在那里,期限一天的任务价格比零售价格低20%,期限两天则进一步低10%,三四天期限的则还可以低5%

Ø 第三项工作将会被安排给预留的云服务立即执行。<场景说明结束>

在不太遥远的将来,这样的一天总会到来,我们将可以购买云服务期货(就像猪腩期货)。我在前面已经提到,亚马逊已经建立了一家提供弹性计算云服务的 现货市场。我期望云引擎(和其它类似产品)将能够对更复杂的工作环境和策略进行管理,可以根据需求将各项工作交给很多不同类型的云进行处理。

对于类似云引擎之类的系统来说,是否能做真正到让云服务物尽其用的实际效果取决于云供应商的各项标准,毕竟,只有真实有效的对比才能为理性选择提供帮助。

但不幸的是,不是所有云都采用了相同的标准。对包含了很多细节是否可用的云服务进行比较是相当困难的事情。举例来说,我们可以先看一下弹性计算云实 例类型的定义,这里采用的就是“虚拟核心”,弹性计算云计算单元(一个弹性计算云计算单元可以提供的计算能力相当于2007年发布的频率为1.0到 1.2GHz的AMD皓龙或英特尔至强处理器。它也相当于2006年早期发布的频率为1.7 GHz的至强处理器)之类的专用称呼,而在输入/输出性能方 面也包含有高中低三种选择。这些都不是很准确的说法。因此,在希望将购买的服务与其它供应商提供的类似产品进行比较的时间,将面临很大的挑战。

在云计算领域,已经有几家标准制定组织开始建立相关标准和指标。关于标准问题更奇妙的是,这里总是会有很多种选择。在大家达成共识之前,下面给出的列表中就包含了足够信息,可以让你在供应商进行有效比较,并作出合理选择:

1、公司有多少处办公环境,它们之间是如何通过网络连接的?

2、如何对处理器/虚拟核心/计算单元等参数进行定义?

3、在输入/输出性能的每个级别,可以获得的最大吞吐量是多少?

4、在STREAM持续内存带宽基准测试中,最好成绩是多少?

5、在SPECvirt虚拟服务器性能测试中,最好成绩是多少?

6、数据的即时备份模式有多少种?

7、采用了什么样的备份模式?

8、保留阶段和恢复进程是怎么工作的? (Archive/Restore)

9、如果不再据需购买服务的话,原有的数据会被怎样处理?

10、服务品质协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如果出现了没有达到规定要求的情况,会如何进行补偿? (SLA)

我就想到了上述的十个问题。还有什么问题你认为应该补充列表中?

Posted in Cloud | Tagged | 1 Comment

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